下一場好戲

eastweek20070801

若非發現大劇院里的木臺階,有著一道又一道遭刮破的花痕,我還是覺得這個文化中心的出現,不過是三五七年里的事。

“十八年了,你看,座椅也有少許殘舊,想不到十八年後的文化中心,依然是唯一一個可容納幾千觀眾欣賞歌劇的場地。"

或許是我善忘,又可能是我走運,過去十多年來要給我牢牢記住的東西不多,十年人事幾番新的感慨,還未是時候上場;

不過眼前的陳秀雯,卻把十年前的事記得一清二楚-母親病逝、被騙千萬以致債務纏身,再善忘,也的確難以忘記。

“從前的我,很簡單,黑就是黑,白就是白,但過去十年里發生的事,令我明白原來有些東西可以很復雜,有時雙眼看到的,可以跟事實毫不一樣。"

三退三復出的陳秀雯,人生如戲般上上落落,難得四十五歲的她依然皮光肉滑,零七年的今天,還一償心愿當上大型歌舞劇《夢傳說》的女主角。

“做人一定要樂觀,縱使那個騙局令我看到人性的丑惡,但我始終相信,世上還有很多好人;我二十多歲便跑去結婚生仔,多年來卻仍有演出機會,不是已經很幸運嗎?懂得這樣想,便不會怨天尤人。"

快樂時,要快樂,初登大舞臺的陳秀雯仿佛在告訴我,屬于她的戲劇人生,原來還未閉幕。

eastweek20070802

夢想成真

近距離接觸陳秀雯,再寬宏大量,也還是忍不住要埋怨造物者的不公;入行二十八年,兒子都已經大學二年級,陳秀雯臉上,卻沒有半點歲月留痕,縱使曾經飽歷風霜,但倘若當事人不講,相信沒有人會看得出。

看不出,自然可以繼續向難度挑戰,於是乎久休復出的陳秀雯,早前便爽快答應杜國威之邀,替下月於香港演藝學院上演的大型歌舞劇《夢傳說》演出,劇中飾演單親媽媽的她,不僅要唱,還要邊跳邊演,似乎要向真實年齡宣戰。

“不是說行貨,做歌舞劇真的是我夢想,記得當年看罷《歌聲魅影》,我已經好恨有機會在臺上又演又跳;其後看到張學友演出的《雪狼湖》,我簡直想寫信跟他說’羨慕死’,電影《如果愛》更加不用多說,我看到喊不停;所以杜sir(杜國威)透過劉雅麗找我去試戲時,我不僅一口答應,聽到故事講述一個曾是舞蹈員的女人,婚後被迫放棄理想,我直情厚著臉皮地告訴杜sir:"這個角色除了我,還有別個更恰當嗎?"

“"中學畢業便去考訓練班,就是因為喜歡唱歌跳舞,那時演戲不是我首選,直到入了行五六年后,才培養出對拍劇都有興趣;因為父母都是大學生,所以當年曾經極力反對我入行,認為第日做什麼也好,還是要讀好書才說。最初我堅持日頭返學,夜晚返訓練班,但後來功課愈來愈難兼顧,媽咪見我已"洗濕了半個頭",於是便讓我自己選擇。"

“其實我這幾年沒有刻意減產,只是去年返內地拍罷《少年楊家將》后,身體出了一點小毛病,我意識到是時候休息一下;都入行這麼多年,我不想拍的太濫,沒有突破那不如不拍;早陣子捧過舊拍檔商天娥場,看過少少《師奶兵團》,一眾演員憑該劇人氣反彈,我當然戥她們高興,但我十多年前都已經做過"肥師奶"了,所以還是沒有衝動再去做這種類似的角色。"

eastweek20070803

好人與壞人

說陳秀雯不實際,的確有證有據,有內地監制厚禮請她北上拍劇,因為與歌舞劇撞期,當事人寧願放棄貴價橙,也要保住個本地桔;九八年生意失敗,一千萬積蓄被訛稱回內地建佛校的"高僧"騙個清光,十年光景,銀行注碼仍然在努力調整中,陳秀雯卻可以做到無怨無悔,更仍然相信世上真的有好人。

“我覺得自己算好彩,起碼沒有因為這些不快事對身邊人失去信心,真的要多謝媽媽,生得我如此樂觀;過去十年里所發生的事,給我上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課。以前的我,太簡單,太依靠自己的直覺,第一眼覺得那個他是好人,便會冒死相信;相反那些初次見面,便話不投機的人,我往往不會給他們任何機會,說多半句也不願。"

“雖然交朋友仍舊是靠感覺,但現在的我,至少會用多一個角度去看人和事;以往首次見面,便被我拒諸門外的,現在也開始有機會在我面前平反,我也學懂不百分百相信眼前以為的事實。有沒有怨氣?曾經有過,但現在沒有了,我是個普通人,就算有信仰,都難免會去憎一個人;不過我憎人的方法比較正面,不喜歡就索性把那人在腦里delete,這樣做不傷神,時間久了,就算再碰到那個曾經好憎的人,也自然沒有半點怨憤。"

“那些不快事令我明白到人原來有很多面,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像般那么簡單,學的太遲?的確是遲了點,但總好過迷迷糊糊的過一輩子。宗教信仰,某程度上也幫了我不少,就像經歷過這么多,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人性本善;這個世界的而且確有好多壞人,但好人還有一樣的多。"

eastweek20070804

早就是死局

二十七年前,麗的電視臺退出青春愛情劇《驟雨中的陽光》,雙十年華的陳秀雯,一拍便拍了上下兩集,臉上那個梨渦,成了當年審美的指標,一心入行當歌手的陳秀雯,如此這般便一炮而紅。

那個夏天,不僅叫陳秀雯名利雙收,還令情竇初開的她,遇上林國雄;縱使過去的四分一世紀裡,林國雄被傳過出家,陳秀雯的婚姻看似亮過紅燈,只是路直路彎,昔日的這對螢幕愛侶,還是依舊地走下去。

“情況沒有什么可以改變,哈哈,總之我一家三口過得很愉快,什麼亮紅燈,上山出家,這些統統都不可信,這么多年來最“堅”的一單,就只有我當年跟他(指林國雄)的緋聞;我告訴你,女人有時很自私,結了婚有了子女,就不用愛情去滋潤,囝囝囡囡自自然然會變成了她們的命根,不把丈夫掛在嘴邊,不代表有什么問題。"

“我沒有什么夫妻相處之道,也不敢說我跟他相處得好好,兩公婆鬧交有時在所難免,我有時都可以很火爆,不要以為我是無脾氣的人,其實我也有發脾氣的潛能;不過人大了,學會易地而處,兩個人出現問題時,我現在會嘗試站在對方的位置想一想,就算跟囝囝相處也是一樣,有時用不同角度去看同一件事,會有截然不同的想法。"

“我去年到內地拍劇,一拍便幾個月,有人問過我會否擔心他(林國雄)作怪,說真,我從未擔心過,可能是我比較看化,相信兩個人沒有感情的話,住在同一屋檐下也沒有一絲,只有愛才可以把兩個人拉在一起。雖然說我結婚那麼多年,但我不是感情專家,也沒有人問我如何維繫男女感情,朋友笑我早已是個“死局”,因為早結婚,沒有戀愛經驗可言,男人心態我真的不知。"

訪問尾聲,我忍不住去探索陳秀雯不老之謎,當事人說從來也沒有特別護理,更莫說吃燕窩補品。

“我覺得保持心境愉快是養生之道,食素對皮膚的確好好,古書有云,食素乃保持長生之法。"

食素可以延年養生,筆者從不質疑,不過沒有平心與靜氣,相信吃多多菜也於事無補。

“傳媒怎麼寫我,我早已不介懷,不如意時,返家炒碟菜,織織冷衫,開心其實可以好簡單。"

喝著深褐色的藍山咖啡,臉上卻依舊流露著如蜜糖般的笑容,我終于明白,有一個家作後盾的陳秀雯,比電視上看到的秀巧更來得幸福。

From東周刊 208期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